心中的記憶時間的盡頭

カテゴリー │DR REBORN老闆




抒發文字,感傷曾經,感歎現在,感知未來,文字,是我唯一傾訴的對象,而故事是唯一的徒留,那些愛的光環,已漸漸失去了顏色,沒有了昔日的絢爛,沒有了往日的輝煌,沒有了昨日的完美。。。

------題記

清晨,當天邊升起第一輪太陽時,就像一朵嗜血的玫瑰,妖豔的盛開在平行線那一頭,火紅的陽光染紅了天空,讓我無法忽視,那一份令人心悸的美麗,突然感覺,時間過得好快,還未來得及記錄,屬於這一秒鐘的感動,便已馬不停蹄的趕向下一秒鐘,留下的,是一大片無法彌補的空白和遺憾。

然而,境由心生,那些心中的記憶,卻是暗藏的一座城池,因為它沒有入口,可我卻依然心甘情願,將自己的那些回憶,囚禁於這座無人問津的牢籠裏,想選擇遺忘過去,卻站在記憶入口,不願離開那一座記憶之城,即使它已經走到了時間的盡頭,站在城門口,想要哭泣,卻發現因熬夜,而紅腫的眼睛已經流不出眼淚。

今天,只想走到時間的盡頭,去尋找,遺失在時間過道上的那些感動,想要做回從前的自己,此時,卻無能為力,獨自坐在窗前,凝望,這座城市的車水馬龍,突然發現,最近的自己,變得越來越沉默,好像連周圍的空氣,都開始壓抑自己,是因為那一片繁華過後,充斥著各自散場的寂寞嗎?

也許,是太多的現實在眼前,讓我產生想要逃離的想法,永久的逃離,陡然感覺到一種心態的蒼老,身心疲憊的自己,卻尋找不到離開的理由,心中的不安,如同一只小鳥被囚禁在籠子裏,想激勵掙脫束縛般,夜晚,看著街上人來人往,一種極致的美,而今,又有誰能夠注意到,一個平凡的路人甲,有著怎樣的寂寞呢?



愛上寂寞不是我的錯

カテゴリー




我不敢說它在什麼時候能被正常的人所接納並列入被認可的字典,當我清醒的意識到自己開始步入它的行列的時候便開始思忖著它在某些地方某些時候某些狀態之下的貶義和褒義。我的思緒在有些時候也會被它拉入一片混亂的狀態之中,但是我還是分明的感覺到了它透過厚厚的雲層的陽光的照射。漫長的人生,幾乎褪盡了歲月遺留給人心底的唯一的美麗的顏色,我想我也許是一個比較聰明的男人吧,但我有時候也會異想天開的以為自己能用這一只小小的筆塗抹上古香古色的韻味的美感。然而生活也讓我漸漸的明白,嘗試雖然不是一種無知的舉動結果卻也是一種令人傷心的事情,因為嘗試過程中的粗心大意往往導致了你全盤皆輸的下場。

我並不以為我因為寂寞就是犯下了什麼滔天的大罪,這個詞是被多少人躲避所指責而不容申辯的,我覺得不容忽視的一點就是對人的心情的一種掠奪。人在心情的支配下慢慢開始在遊戲中綁定了自己的行為意識,讓行為意識滯留在某種虛幻的形式上,就像眼前模糊一片的字體被被架上了眼鏡而漸漸變得清晰的時候仍不認為是自己的視力的問題,人的思想就這樣常常被動於正常與反常之間。

人在寂寞的時候就會變得特別的聰穎,雖然有時候對那些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問題會產生困惑和誤解。人生讀不太懂的東西很多,惟有這兩個字以及它所隱含的全部內容在這個時候卻會變得異常的通俗。憂傷會在寂靜中翩然而來又會翩然而去,我似乎踏進了一個神話王國,無助的靈魂在那個王國裏用最大幅度的力量遊蕩著,它似乎想在一種和諧美妙中擴展寂寞的範圍而達到某種企圖。

也許是在很多時候人都不甘寂寞便會在某一種潛意識裏尋求一種自以為是安慰心靈的某些虛無的東西,當那些東西在一定的時間內充分的發揮了它的效力,人又將會面臨著失去這些東西的更深一層的慌亂。有時候人的寂寞是必然的不是偶感,這個似乎是在我下了不知多少次的決心之後開始堅定去觸摸它的原則並且勇敢的接受和容納,面對寂寞我開始感覺這種意識慢慢的在我思維能力尚存的的時候迅速的融入我的血液,我還是想用蒼白的語言申辯幾句,讓我愛上寂寞的是生活而不是我的錯。

有時候覺得我安靜起來確實可怕,冷得讓人難以接近,甚至可以把人擊垮。其實這只是一種自我保護,一種內心脆弱的真實寫照。心都冷了,還有什麼會是溫暖的呢?腦子裏一下子閃過好多人,只是都如煙花般一瞬隨即消逝。試著用左手握住了右手,給了自己最簡單的溫暖。不再奢求別人的給予,開始學著自己給自己。

幾番沉浮,終於醒悟。原來愛情,沒有勝負。

愛情的路,是場賭注。一旦下注,不能作主!



含情的眼神溫暖的擁抱

カテゴリー │California Fitness 教練

一念之間,一念之差,一念執著。別散,才開始懂得珍惜,說好今生不再相見,為何內心卻總是充滿牽盼?淚水迷離之際,你噠噠的馬蹄聲闖進我寧靜的生活,給我留下一個美麗醫學美容中心的錯誤,轉身就揚長而去,成為生命中一個美麗的過客。思念裏,等待中,倔強的把情感敗給了無情的歲月。跟著感覺走,原本只想要一個知心,情不自禁多了一個唇印,然而歲月不饒人裏發現現實需要一張床,一套房,一個證,一個傳宗接代。只是,等到人累心累情累才醒悟:情感裏,原本只需要一個,一雙緊握的雙手,一個,它就能撐起你美麗的人生。如今,心,還是那顆心,只是,以前的熱情變成冰封,牽腸變成思念,而漫長的等待成就了麻木。原來,今生唯一等待,荒蕪青春,空留遺憾,一生不變卻難以改變,最終讓快樂與幸福,敗給了為真愛而等待。

人,從降生的那一刻起就開始了愛與被愛,一輩子就這麼被情纏繞被情折磨,不能逃離也無法掙脫。金嶽霖對林徽因的精神之戀與終身等待的故事,一半明媚一半憂傷,蓮燈微光裏的夢,問君能有幾多等?直叫單身伴情老。梁思成的一句話“你是自由的,如果你選擇了金嶽霖,我祝你們永遠幸福。”而林徽因,不僅沒有離開他,反而感動對梁思成說了一句讓世上所有男人都無法拒絕的話:“你給了我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我將用一生來償還!是的,一個傳奇得只能仰望的林徽因,早已隔著如許煙波歲月,隔著防脫髮洗頭水那些男子的深情,美成書頁中的一個剪影。然而,一段美好姻緣塵埃落定,註定讓金嶽霖為此等待了一生,他為了她終生未娶,因他心中,世界上已無人可取代林徽因。當林徽因去世多年,金老忽有一天鄭重其事地邀請一些至交好友到北京飯店赴宴,眾人大惑不解。開席前他宣佈說:“今天是林徽因的生日!”頓使舉座感歎唏噓。即使多年後,已是八十歲高齡的他,當有人拿來一張他從未見過的林徽因的照片,請他辨別拍照的時間與地點的時候,他仍會凝視良久嘴角像要哭的樣子,喉頭微動著,像千言萬語哽在那裏。最後還是一言未發,緊緊捏著照片,生怕影中人飛走似的。許久才抬起頭,像小孩求情似的對別人說:給我吧!而追悼會金嶽霖對林徽因的一幅挽聯,“一身詩意千尋瀑,萬古人間四月天”。原來她在他心中,始終是最美的人間四月天。當時的情景,他的淚就沒有停過。金嶽霖對林徽因守望者的苦戀,仿若一本書,慢慢翻到人生最後一頁。他的幸福,他的一生,他的情懷,就這樣敗給了對林徽因愛的守候裏。

一個簡單的情字,在阡陌紅塵裏糾纏成太多刻骨的悲歡。無論你是無情,癡情,深情,絕情還是專情或濫情,只要心中有情,就註定要在得與失之間徘徊,註定要在追逐與放棄之間抉擇,註定要在愛與被愛之間受到傷害。金嶽霖教授一個癡情的人,他在取捨之間,懂得成全,他的一生都在為一個夢而等待,無論世事如何變遷,他在自己追逐的世界裏沉醉,淪陷,自成一體。因為失去,所以得到;因為放棄,所以永恆。金教授在乎的是愛一個人的過程,在那個過程裏,他已經得到了滿足,結局對他而言顯得並不重要。她在他的心裏畫地為牢,守住了他的忠貞,守住了一生的牽掛,他等了一輩子,想了一輩子,愛了一輩子,到最後,他依然堅定不悔。他用一生的癡戀,不離不棄的執著,終於讓我們相信,這世上曾經有一雙手,真實地觸摸萬綺雯 脫毛過永遠。人的生命際遇是無常的,而人性也是善變的,世間上沒有絕對完美的感情,也沒有絕對完美的結局。但人活一生,不能只為著自己而活,有些責任和義務,道德和良知,都是我們必須背負和麵對的。當你狂熱地愛著對方的時候,不妨站在對方的角度去衡量,你的愛是不是對方想要的幸福?這樣的愛,會不會給無辜的人造成莫名的傷害?雖然沒有人真正躲得過愛情的苦海,也很少有人全身渡到彼岸。愛到濃時,只願希望對方比自己過得好,而不是傷害。



人生在得到的同時也失去了很多

カテゴリー




男人,是一種品質,一種人格,一種骨氣。男人是海,有心的澎湃心的柔美心的曆練;男人是風,有來的豁達去的從容站的淡然;男人是歌,有路的坎坷愛的執著淚的沉默。偉岸的是挺拔的身軀,寬闊的是博大的胸襟,震撼的是傲視歲月的姿態。自然,因男人更加完美;世界,因男人更加精彩;生命,因男人更加永恆。

良知,是荷底的風聲。清風徐來,滿池荷花淡淡香,這是自然之雋美,生命之大美。人的境遇不同,良知卻無疆域無隔閡無卑微與高貴。一個有良知的人,會一直醒在這個世界上,為他人的疼痛為他人的苦難為他人的眼淚。心懷天下,悲憫蒼生,是一種使命一種責任一種大徹大悟的情懷。心懷良知,做世界上最美的人。

愛,其實不需注解。有時不必說不必問,一切盡在無言;有時沒有約期沒有刻意,一切自有靈犀;有時不用埋怨不用躲避,一切就在生命中。愛,是一種感應,一種靈魂上的默契。一切的解釋一切的評說一切的渲染,都可能讓愛失去光澤失去永恆。愛,沒有密碼,只有用心;沒有方法,只有真誠;沒有時間,只有永遠。

愛,不是一種心情,而是一種感情。時常會莫名的失落,那是因為心裏有一座城堡,有一個淒美的童話;時常會癡癡的發呆,那是因為心中有一方天空,有一抹清婉絕版唯美的剪影;時常會靜靜的流淚,那是因為眼淚,是一種呼喚,是一種撕心裂肺的震撼。不是忘不了,而是不能忘;不是傷不起,而是一直在習慣裏,在生命裏。

人生中,很多東西在得到的同時,其實也在失去。小時候,渴望長大,但長大後卻發現遺失了童年;長大後,渴望甜蜜,但走進圍城後往往懷念曾經的自由;生命的旅途,風景無限,但心再也回不到最初。要記住:面對,不一定最難過; 孤獨, 不一定不快樂;得到, 不一定能長久。珍惜擁有,用心生活,坦然無悔

春天,悄然而至。伸出手,觸摸到了嗎?閉上眼,傾聽到了嗎?敞開心扉,感受到了嗎?那遠山的呼喚,那跋涉的腳步,那歲月的風聲,在路上在心坎裏。不是因為心痛才傷感,不是因為無奈才傷感,不是因為思念才傷感,只是因為一曲傷感的音樂,一段傷感的文字,一個傷感的畫面。

活著,其實就是一次遠行。遙遠的路途,坎坷崎嶇,難以預設難以掌握,但風景依然心依然;一路的奔波,儘管勞碌,難以寄託難以言說,可不再重來也回不到最初;許是越走越累,許是越走越輕鬆,許是越走越無奈,可總得要走,不停的走,一直朝前走。不怕陌路,不怕沒有路,因為腳下就是路,路的旁邊也是路。





浪漫需要銘記,忘記了最初的自我

カテゴリー │寶寶背巾

a style="color:#FFFFFF; text-decoration:none;" href="http://www.healthreach.com.hk/HealthReach_App/tchinese/whyHealthReach-heart-disease.html">高血壓飲食



或許是上天發現,人世間已經很難有這麼純淨的地方了。到處都彌漫著黑色的味道,於是決定大發慈悲一次,其實一年也難得慈悲一下。或許只是為了給我們警示我們不能丟掉我們那所有的純白。人生如果被黑暗所包裹,那麼我們都無法再享受到這世界帶給我們一絲絲的快樂。如果陽光也穿透不了你外表的黑暗,那麼你內心就永遠處於黑暗。

天空還在飄著雪,站在距離純白不遠的地方。忽然在想,我到底該不該迪士尼美語世界褻瀆這份難得的純白,我是該假裝高尚一點還是表示虛偽一點。我怕我的腳印玷污了這份純白,我怕我的足跡踏入這片世界,碎了滿地的回憶。腳遲疑著,站在原地,忽然發現,雖然有時一步是那麼的近,可怎也踏不出這艱難的一步。這也讓我深刻的理解了古人留給我們的‘一步之遙’。

上帝說,我最近走了凡間一趟,於是忍不住悲傷。可累腺還是那麼的發達,絲毫沒有退化,一如人間的黑暗,永遠止不住那前行的腳步。隨著溫度的調劑,我一晚上的淚水悄悄流向你們人間的骯髒之地,為了表示我的神聖。於是我所有的淚水便化為純白的一片。

德國古詩人白洛柯斯把上帝比作一個偉大的廚師傅,做飯給全人類吃,還不免帶些宗教的稚氣。是啊,或許起初上帝只是為了表示他那慈悲的心,不忍看到人類的苦累,也不願意看到他的子女們那麼的沒有一絲的樂趣。可是現在子女都長大了,認為已經不再需要上帝的呵護,也忘記了上帝曾經的囑咐。人啊,難道就是這樣的不知足和那麼的忘恩負義嗎。人啊,請你看看這個世界彌漫的顏色,到底看到了什麼。

如果我不小心褻瀆了上帝你的純白,那麼請原諒我的無知。我的腳步終究還是踏碎了你那神聖的地界,留下了那麼一個如此黑的腳印。忽然發現怎麼就和周圍的環境如此的不協調。或許,最初的時候,人類還能為自己犯下的一點黑暗而自責,那是因為周圍的環境迫使他內心有了一點的愧疚。可是當外在的世界都已經那樣的黑暗,那麼我想,如果誰再擁有一點的純白,那麼誰就是罪人。擁有黑暗的不必自責,相反擁有純白的那個人應該感到愧疚,即使你起初感到驕傲,可最後你還是不得不接受外在帶來的改變,直到你和外在的世界處於和諧的狀態。這就是現在的生存法則。

我丟掉傘,不忍打開。

走進這片我嚮往的可並不擁有的純白世界,我想讓上帝給我一點的靈光,化去我內心的骯髒,也讓我假裝一回高尚。回頭看看自己留下的腳印,悄然發現,原來的腳印又已經撫平了他那脆弱的靈魂。那麼我到底要怎樣才能撫平我內心靈魂的創傷,對此,我望著天。可不經意間,上帝的一滴淚悄悄的沿著我的脖間的空隙鑽進了我那溫暖的胸膛。瞬間化為我內心那一片虛偽的高尚。我想,上帝也想化去我所有的黑暗,讓我真正的高尚。可是上帝不知道,我的黑暗已經根深蒂固,並且蔓延了我全身的地方,怎奈一點的靈光撫平不了我靈魂隱藏的地帶。

有人說,漫步雪景是一種浪漫。可是浪漫就需要銘記,那麼相機可以幫我們銘記。拿出相機,對著自己傻傻的拍著,以為拍下這滿地的純白,那麼我也可以多一點的純白。至少以後還能拿出來炫耀一下我曾經背後擁有過如此多的純白,即使我已經不再擁有。看著相片中的自己,怎麼就發現了滿頭的‘白髮’,全身的黑衣服怎麼也顯得那麼的蒼白,仿佛早已忘記了最初的自我。也再也尋找不到內心隱藏的地帶。或許我是幸運的,至少我的外表欺騙了我的內心,我的內心拋棄了我的外表。為何說幸運呢,因為我至少假裝了一次神聖,所以內心看到了我外表的神聖,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所以內心決定拋棄外表,不願與之為伍。

說實話,我想用我的腳步褻瀆這全世界的潔白。可是我又知道這世界很大,大到我找不到自我。於是也就放棄了這最初的想法。既然這樣,我何不偽裝成一種高尚。回於房中,靜靜的看著這世界的熱鬧,聽著自己內心的張狂,一同連著我的虛偽傾盆而出那麼明顯的暴露在誰都可以看見的角落。

因為在這房中,關上窗,上帝再也飄不進他那可憐的眼淚。因為我看到上帝的淚滴開始在窗前開始亂撞,或許看到我的黑暗已經顯得尤其的憤怒可奈何怎麼也走不進來數落我的無知。

可是上帝,即使你的眼淚飄進來又能怎樣呢,因為你一個人的力量終究無法改變這世界現有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