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寂寞不是我的錯

カテゴリー




我不敢說它在什麼時候能被正常的人所接納並列入被認可的字典,當我清醒的意識到自己開始步入它的行列的時候便開始思忖著它在某些地方某些時候某些狀態之下的貶義和褒義。我的思緒在有些時候也會被它拉入一片混亂的狀態之中,但是我還是分明的感覺到了它透過厚厚的雲層的陽光的照射。漫長的人生,幾乎褪盡了歲月遺留給人心底的唯一的美麗的顏色,我想我也許是一個比較聰明的男人吧,但我有時候也會異想天開的以為自己能用這一只小小的筆塗抹上古香古色的韻味的美感。然而生活也讓我漸漸的明白,嘗試雖然不是一種無知的舉動結果卻也是一種令人傷心的事情,因為嘗試過程中的粗心大意往往導致了你全盤皆輸的下場。

我並不以為我因為寂寞就是犯下了什麼滔天的大罪,這個詞是被多少人躲避所指責而不容申辯的,我覺得不容忽視的一點就是對人的心情的一種掠奪。人在心情的支配下慢慢開始在遊戲中綁定了自己的行為意識,讓行為意識滯留在某種虛幻的形式上,就像眼前模糊一片的字體被被架上了眼鏡而漸漸變得清晰的時候仍不認為是自己的視力的問題,人的思想就這樣常常被動於正常與反常之間。

人在寂寞的時候就會變得特別的聰穎,雖然有時候對那些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問題會產生困惑和誤解。人生讀不太懂的東西很多,惟有這兩個字以及它所隱含的全部內容在這個時候卻會變得異常的通俗。憂傷會在寂靜中翩然而來又會翩然而去,我似乎踏進了一個神話王國,無助的靈魂在那個王國裏用最大幅度的力量遊蕩著,它似乎想在一種和諧美妙中擴展寂寞的範圍而達到某種企圖。

也許是在很多時候人都不甘寂寞便會在某一種潛意識裏尋求一種自以為是安慰心靈的某些虛無的東西,當那些東西在一定的時間內充分的發揮了它的效力,人又將會面臨著失去這些東西的更深一層的慌亂。有時候人的寂寞是必然的不是偶感,這個似乎是在我下了不知多少次的決心之後開始堅定去觸摸它的原則並且勇敢的接受和容納,面對寂寞我開始感覺這種意識慢慢的在我思維能力尚存的的時候迅速的融入我的血液,我還是想用蒼白的語言申辯幾句,讓我愛上寂寞的是生活而不是我的錯。

有時候覺得我安靜起來確實可怕,冷得讓人難以接近,甚至可以把人擊垮。其實這只是一種自我保護,一種內心脆弱的真實寫照。心都冷了,還有什麼會是溫暖的呢?腦子裏一下子閃過好多人,只是都如煙花般一瞬隨即消逝。試著用左手握住了右手,給了自己最簡單的溫暖。不再奢求別人的給予,開始學著自己給自己。

幾番沉浮,終於醒悟。原來愛情,沒有勝負。

愛情的路,是場賭注。一旦下注,不能作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