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需要銘記,忘記了最初的自我

カテゴリー │寶寶背巾

a style="color:#FFFFFF; text-decoration:none;" href="http://www.healthreach.com.hk/HealthReach_App/tchinese/whyHealthReach-heart-disease.html">高血壓飲食



或許是上天發現,人世間已經很難有這麼純淨的地方了。到處都彌漫著黑色的味道,於是決定大發慈悲一次,其實一年也難得慈悲一下。或許只是為了給我們警示我們不能丟掉我們那所有的純白。人生如果被黑暗所包裹,那麼我們都無法再享受到這世界帶給我們一絲絲的快樂。如果陽光也穿透不了你外表的黑暗,那麼你內心就永遠處於黑暗。

天空還在飄著雪,站在距離純白不遠的地方。忽然在想,我到底該不該迪士尼美語世界褻瀆這份難得的純白,我是該假裝高尚一點還是表示虛偽一點。我怕我的腳印玷污了這份純白,我怕我的足跡踏入這片世界,碎了滿地的回憶。腳遲疑著,站在原地,忽然發現,雖然有時一步是那麼的近,可怎也踏不出這艱難的一步。這也讓我深刻的理解了古人留給我們的‘一步之遙’。

上帝說,我最近走了凡間一趟,於是忍不住悲傷。可累腺還是那麼的發達,絲毫沒有退化,一如人間的黑暗,永遠止不住那前行的腳步。隨著溫度的調劑,我一晚上的淚水悄悄流向你們人間的骯髒之地,為了表示我的神聖。於是我所有的淚水便化為純白的一片。

德國古詩人白洛柯斯把上帝比作一個偉大的廚師傅,做飯給全人類吃,還不免帶些宗教的稚氣。是啊,或許起初上帝只是為了表示他那慈悲的心,不忍看到人類的苦累,也不願意看到他的子女們那麼的沒有一絲的樂趣。可是現在子女都長大了,認為已經不再需要上帝的呵護,也忘記了上帝曾經的囑咐。人啊,難道就是這樣的不知足和那麼的忘恩負義嗎。人啊,請你看看這個世界彌漫的顏色,到底看到了什麼。

如果我不小心褻瀆了上帝你的純白,那麼請原諒我的無知。我的腳步終究還是踏碎了你那神聖的地界,留下了那麼一個如此黑的腳印。忽然發現怎麼就和周圍的環境如此的不協調。或許,最初的時候,人類還能為自己犯下的一點黑暗而自責,那是因為周圍的環境迫使他內心有了一點的愧疚。可是當外在的世界都已經那樣的黑暗,那麼我想,如果誰再擁有一點的純白,那麼誰就是罪人。擁有黑暗的不必自責,相反擁有純白的那個人應該感到愧疚,即使你起初感到驕傲,可最後你還是不得不接受外在帶來的改變,直到你和外在的世界處於和諧的狀態。這就是現在的生存法則。

我丟掉傘,不忍打開。

走進這片我嚮往的可並不擁有的純白世界,我想讓上帝給我一點的靈光,化去我內心的骯髒,也讓我假裝一回高尚。回頭看看自己留下的腳印,悄然發現,原來的腳印又已經撫平了他那脆弱的靈魂。那麼我到底要怎樣才能撫平我內心靈魂的創傷,對此,我望著天。可不經意間,上帝的一滴淚悄悄的沿著我的脖間的空隙鑽進了我那溫暖的胸膛。瞬間化為我內心那一片虛偽的高尚。我想,上帝也想化去我所有的黑暗,讓我真正的高尚。可是上帝不知道,我的黑暗已經根深蒂固,並且蔓延了我全身的地方,怎奈一點的靈光撫平不了我靈魂隱藏的地帶。

有人說,漫步雪景是一種浪漫。可是浪漫就需要銘記,那麼相機可以幫我們銘記。拿出相機,對著自己傻傻的拍著,以為拍下這滿地的純白,那麼我也可以多一點的純白。至少以後還能拿出來炫耀一下我曾經背後擁有過如此多的純白,即使我已經不再擁有。看著相片中的自己,怎麼就發現了滿頭的‘白髮’,全身的黑衣服怎麼也顯得那麼的蒼白,仿佛早已忘記了最初的自我。也再也尋找不到內心隱藏的地帶。或許我是幸運的,至少我的外表欺騙了我的內心,我的內心拋棄了我的外表。為何說幸運呢,因為我至少假裝了一次神聖,所以內心看到了我外表的神聖,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所以內心決定拋棄外表,不願與之為伍。

說實話,我想用我的腳步褻瀆這全世界的潔白。可是我又知道這世界很大,大到我找不到自我。於是也就放棄了這最初的想法。既然這樣,我何不偽裝成一種高尚。回於房中,靜靜的看著這世界的熱鬧,聽著自己內心的張狂,一同連著我的虛偽傾盆而出那麼明顯的暴露在誰都可以看見的角落。

因為在這房中,關上窗,上帝再也飄不進他那可憐的眼淚。因為我看到上帝的淚滴開始在窗前開始亂撞,或許看到我的黑暗已經顯得尤其的憤怒可奈何怎麼也走不進來數落我的無知。

可是上帝,即使你的眼淚飄進來又能怎樣呢,因為你一個人的力量終究無法改變這世界現有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