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往往體現在平淡中

カテゴリー │真正的愛



居委會要在所轄的街道內評出一對最恩愛的夫妻。幾經篩選後,有三對夫妻入圍。於是,居委會通知這三對夫妻,叫他們星期六的上午去維他命軟糖居委會辦公室,參加最後的評比。

三對夫妻如約來到,他們一對對相擁著在居委會辦公室外的條椅上坐著,等待評委的召見。

評委將第一對夫妻請進了辦公室,叫他們說說他們是如何恩愛的。

妻子說,前幾年她癱瘓了,臥病在床,醫生說她能站起來的可能性很小,她絕望得幾乎要自殺。但她丈夫鼓勵她活下去,多方為她求醫,對她不棄不離,而且幾年如一日的照顧她,任勞任怨。在丈夫的關愛下,她終於站起來了。她的故事十分感人,評委們聽了,都為之動容。

隨後進來的夫妻,他倆說,結婚10年,他倆之間還Pretty Renew 美容院沒有紅過臉,吵過架,他們一直是相親相愛,相敬如賓。評委們聽了,暗暗點頭。

輪到第三對夫妻,卻很長時間不見他們進來。評委們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就走出辦公室看個究竟。只見第三對夫妻仍然坐在門口的條椅上,男人的頭靠在女人的右肩上,已經睡著了。評委當時就要上前喊醒那個男的,女的卻用手指放在唇邊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然後小心地從包裏拿出紙和筆,寫下一行字,交給評委。做這些動作時,她都是用的左手,而且動作輕柔,生怕驚醒了自己的丈夫,她的右肩一直紋絲不動,穩穩得托著丈夫的腦袋。

評委們看那字條,因為字是女人用左手寫的,所以字跡歪歪扭扭,但是大家還是看清了:別出聲,我丈夫昨晚沒有睡好,一個評委在後面續了句,:但我們要聽你們夫妻倆的講述,不叫醒你丈夫會影響我們的工作。女人接過紙筆,又用左手歪歪扭扭地寫下:那我們就不參加評比了,沒有什麼能比讓我丈夫美美地睡上一覺更重要的了。

評委們驚駭了,這個女人為了不影響丈夫睡覺,居然放棄評比,真是有點本末倒置。但是他們還是決定等待一段時間。

一個小時後,那個男人醒了,女人的右手終於能夠活動了,她從包裏拿出一張紙巾,想將男人嘴角流出的口水擦淨,但手才舉到半空,紙巾就掉了,男人驚問她怎麼了?她溫柔一笑:“沒事。”這時,有個評委早就等不及了,拉上男人就往辦公室走,女人這才伸出左手悄悄地按摩右肩,她見幾個評委在關切地看著她,便歉意的一笑,說:“真的沒事,是肩膀被他的頭壓得太久,麻了。”

男人被請進辦公室後,評委便問他醫學美容怎麼睡得那麼沉,男人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家住一樓,蚊子多。昨晚半夜的時候我被蚊子叮醒了,這才發現家裏的蚊香用完了,半夜也沒有地方去買,我怕妻子再被叮醒,所以我就為她趕蚊子了,後半宿就沒顧上睡。評委們聽了,一愣一愣地,一時間,大家都沒做聲。

最恩愛夫妻評比的結果,居委會增加了兩個獎項:將第一對夫妻評為:“患難與共夫妻”,將第二對夫妻評為:“相敬如賓夫妻”,而真正的最恩愛夫妻獎,卻給了第三對夫妻。

婚姻生活本來就是平淡的,它是由一個個平淡的愛情細節組成的,只要夫妻雙方都能夠將每一個生活細節都演繹得愛意融融,只要在每一個生活細節裏都注入關愛的心意,那麼,他們所擁有的婚姻,就是最完美的婚姻!



平淡婚姻中的真愛

カテゴリー



他比她大9歲,卻不怎麼讓著她,總是與她吵架,吵得很凶。很多次,旁人都感覺這兩人再也過不下去了,但每次,兩人的關係又從一線生機中許智政醫生恢復盎然,如此輪回反復,這一過,就是幾十年,一輩子。

孩子,他們有3個,個個都不在身旁。他老了,老到需要拄著拐杖出門,手裏還拎杯茶水拎個小馬紮什麼的,他寧可出門,在外坐一整天,看天,看雲,看河沿兩岸的花花草草,看看街上的車水馬龍,也不願意回家聽她的嘮叨。

她見他天天往外跑,當然不樂意了。發洩的方式,就是處處和他作對:做飯時,他想吃青菜,她偏要燒蘿蔔;他想吃小魚,她非得燉豬蹄;他買的報紙,她拿來墊在板凳上。因為這許許多多的小事,一大把年紀了,兩個人還是吵,不但吵,還要翻舊賬,他埋怨她亂花錢,她懷疑他把錢不知用到了哪里……沒錯,她總許智政醫生是喜歡亂買東西。這是一個改不了的壞毛病。她也埋怨他摳門,他是小氣,有一次她想買對金耳環,他卻建議買一個銅的,因為銅和金都是一個顏色,此後,他叫她敗家女人,她叫他摳門老頭。

兩人六十多歲的時候,終於分居了,反而落得清靜。

一個清晨,他一口痰沒來得及咳出來,憋死了。她悔恨得哭,想如果當時她在他身旁,也許就不會有這意外。

她收拾他的床鋪,掀起褥子時,無數張存單,雪片一樣紛紛抖落。她拾起來看,雖然她沒有什麼文化,但她認得張張都是她的名字,雖然金額都不大,但看日期,是每月去銀行存一筆的定期存單。

她突然想起,他曾經說過:我比你大好幾歲,總要許智政醫生走在你前面吧?我走後,你沒工作,要吃飯,老了,還要看病吧?你這樣亂花錢,看你到時怎麼辦?當時,她以為是嘲諷,還和他大吵一場。而從那時開始,為了花錢大手大腳慣了的她,他開始未雨綢繆地積蓄。

婚姻中乏味的日子是漫長的,乏味與枯燥中,為另一個人,想到自己生命之外的遙遠,這不是愛,又是什麼呢?



冷淡的心

カテゴリー



愛,是一件千轉百回的事,借著曾經旅遊資訊最熟悉的人溫度,卑微的等待著明知道是一次次的失望。感謝那些傷痕,再一次次舔舐的時候,才發現有些人是那麼的不值得,閉上眼睛,用心感受自己給予自己的美好,你是一個多麼可愛的孩子,有著自己的想法,跟善良。有著這世間上帝賜予的最純真的人性。不必為一些繁瑣,一些人而改變。

沒有價值的一個無言,卻引發了一個女孩小小的尊嚴,愛情往往就那麼值得計較,可是你就是傻傻的一個孩子,經不起牛奶巧克力的誘惑,一個偶爾的小感動就打動了你的心扉,在美麗的特價機票童話裏,蘇醒的太早,被那些黑暗的魔鬼假裝著,慢慢的接近你,直到有一天你的心被他活活的剝開吃了,才發覺被人甩了,原來是一種撕心裂肺的感覺,走著走著,就這樣迷失了你那張純真的笑臉,原以為這個美麗的世界,是一片祥和,你可以永遠做只無憂無慮的小鳥,用那清脆的歌聲來點綴這個黑暗的世界,自從心被偷空後,你就一直鬱鬱寡歡,那些摯友,無不在你身邊警戒你,遠離魔鬼,他永遠窺覬你的只有那顆心,而不是人類所說的真愛,而你卻無可救藥。

因為,我們沒有什麼不一樣,曖昧是一個多麼溫馨浪漫的詞匯,曾經覺得只要把我屬於自己的一切,毫無保留的付出,勢必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我想想過這句話的含義,哪怕付出多少的代價跟等待,這跟丟篩子沒有什麼區別,誰是否更有能耐,更有常人所沒有的本領,人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道理,耳熟能詳,不要生髮冠冕堂皇的借口,說什麼愛與不愛,你懂得什麼叫合適於不合適嗎?還是會糾纏,糾著纏著,藕斷絲連,相煎何太急的聯系著,可是時光,沒有人能戰勝的,他可以讓人變得陌生,陌生的時候,就是忘了以前,忘了曾經,原來殘忍的不知是劊子手那麼簡單,還有一顆冷淡的心。



真誠是一種傷害

カテゴリー │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



人生中也許會經歷許多種愛,但千萬不要讓愛成為一種傷害。生活中到處都存在緣分,緣聚緣散好像都是命中註定的事情。有些緣分一開始就註定的事情。有些緣分一開始就註定要失去,有些緣分是永遠都不會有好結果。可是我卻偏偏渴望創造一種奇跡。愛一個人不一定要擁有,但擁有一個人就一定要好好的去愛她。話說著容易,可一旦做時就很難,不信你試試。如果真誠是一種傷害,請選擇謊言;;如果謊言是一種傷害,請選擇沉默;如果沉默是一種傷害,請選擇離開;如果愛是一種傷害,請不要靠近。可是好多情況下並不是如此,因為不由得你選擇。

如果失去是苦,你怕不怕付出?如果癡迷是苦,你會不會選擇結束?如果追求是苦,你會不會選擇執迷不悟?如果分離是苦,你要向誰傾訴?好多事情是後來才看清楚,好多事情當時一點也不覺得苦,然而我已經找不到來時的路,有一種愛,明明是深愛,卻表達不完美;有一種愛明知道要放棄,卻不甘心就此離開;有一種愛,明知道是煎熬,卻又躲不掉;有一種愛,明知道無前路,心卻早已收不回來。愛情不是遊戲,因為我們玩不起它。愛是真心付出,要忘記真的做不到。不管歸處將是哪里,我想都該在心底留有一份純真的美好。從來沒有對別人動心,突然發現自己深深愛上了你,那種滋味真是難以用言語表達;是喜悅?是哀傷?你叫我忘記,難道愛是說收就收就可以收的嗎?可以的話那就不叫愛了。也許我沒有勇氣面對現實的殘酷。那麼什麼是勇氣?是哭著要你愛我?還是哭這讓你離開?估計此時沒有一個正確的答案。香煙愛上火柴,就註定被傷害。不要輕易說愛,許下的承諾是欠下的債,老鼠對貓說“我愛你”,貓說“你走開”,老鼠流淚走開了,誰也沒有看到老鼠走後貓也流了一滴淚,其實有一種愛叫放棄。如果你是我眼中的一滴淚,那我永遠不會哭,因為我怕失去你。



清寒的月色

カテゴリー │嬰兒揹帶

也許是命運的垂憐,也許是他們的緣分未盡,就在納蘭承受著瀕臨崩潰的絞痛時,皇帝竟法外開恩,准許他們私下見一面。而對於這道旨意,民間流勵志故事傳著很多說法。有人說,皇帝是深知他們的感情,對於選惠兒入宮,他始終存有愧疚;也有人說,皇帝雖然寵愛惠兒,卻始終走不進她的心,這次開恩,實則是要斬斷他們之間的情意;亦有人說,惠兒因太過思念納蘭,身體日漸消弱,皇帝無奈,只得准許她與納蘭見上一面。然,皇帝究竟為何下這道旨意,誰也無法給出個確切答案,因為歷史的真相,早已在歲月的風塵中悄然散落,無處打撈。

多想把銷魂蝕骨的相思,塵封在心底,可它卻凍僵了那顆本就薄涼的心;多想把曾經的溫暖散入過往的風裏,可它卻讓那隱忍的淚水驀然決堤;多想把關於過去的一切,都揣放衣袖,不去看,不去想,可它卻在思想所及之處,種遍憂傷。“紅箋向壁字模糊,憶共燈前呵手為伊書。”不知何時,清寒的月色已悄然鋪灑下來,那疊放著紅箋的書案上,還存留著寫給惠兒的相思密語,可為何,那明明清晰如初的字跡,卻怎樣都看不清楚?多麼希望,眼中的淚水可以化作窗前的一縷月光,可換來的,為何總是那漸行漸遠的身影和不盡的離殤?

“曲闌深處重相見,勻淚偎人顫。”在這個透著清寒的月夜裏,兩個深愛的人兒終於得以相見。縱然時間很有限,但比起那苦苦的相思,比起那蒼白而又漫長的日子,已然是莫大的恩賜。兩人再醫療咭也沒有一絲猶豫,緊緊地相偎著彼此。即便是片刻的擁有,也是值得的。也許,時光可以倒置,當初徘徊在家族命運與這份真愛中的納蘭,會改變自己的選擇也未可知。我們總是這般,在能夠擁有時,不知珍惜,直至失去,才追悔莫及。只是世間,從來沒有如果,時光,也無法倒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