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只是擦肩而過

カテゴリー │Dr. Reborn 黑店



雖然,人的一生中會遇到到很多人,但是真正能夠活在記憶裏,鐫刻在靈魂上,刻骨銘心的恐怕不會太多。有人說在愛的世界裏,沒有誰對誰錯,只有誰不懂得珍惜誰罷了。此時此刻,已經無需再去分辨是非黑白了。曾經有過緣,曾經有過愛,我對這一切,用心珍惜過,就足夠了。愛過就好,從來沒有想要什麼結果。只是能夠牽手的時候不想隨便放手而已,努力過就已經足夠。其實,美麗的相遇和美麗的夢一樣,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那些不真實的美麗,終究來去匆匆。我駐足,回望,你已走遠。幸福,從來不會顧及上一刻的纏綿悱惻,在時光的荒涯中,沉澱荒涼的過往,怎經得住似水流年啊,我期盼的地久天長,原來只不過是一場誤會……

也許直到許多年以後,我還會忍不住想起你,你就站在我觸手可及的地方,可是當我歡快的伸出手的時候,你又瞬間消失在遙不可及的時間盡頭。一條銀河,隔開了兩個世界。方寸之間,無情地剪開了千萬裏的行程。我想我會在寂寞的時間裏,繼續尋找著我的思念。無論我的思念在天邊,還是我的思念像孤舟一樣的擱淺。曾經幸運的邂逅,一直延續著一段美麗的軌跡。淡淡的牽掛,融進一份至真至誠的情誼;深深的祝福,蘊含著一份感動與深情。沒有半點的承諾,也沒有半點的誓言,有的只是深深的思念。沒有半點的私欲,也沒有半點的目的,有的就是那初衷不改的關愛與惦記。我知道,雖然我在彼岸,你在此岸,但是,在我心底,卻是永恆。只希望,我們能記住彼此的曾經相互擁有,記住曾經夢想牽手相惜,記住曾經期盼紅塵之中相伴而行,記住一同尋找過夢想中的永恆……

如果,我們沒有相遇;如果,我們只是擦肩而過;如果,我們相遇了沒有相知;如果我們相知了沒有相愛,這該多好啊!你依舊守著你的海角,我依然望著我的天涯,我們在彼此的世界裏,都會各自為安。可是,沒有如果!在恰好的時間裏,我為你停留,用一生的時光。你轉身,我垂首,幸福和我們開了個小小的玩笑。呵呵……遙望天空那一抹淺淺的雲影,飄來飄去,無比自由,就像,看一個童話,一個夢。雖然,那一場風花雪月的相遇,到頭來終究只是一場心靈的豔遇而已,如曇花一現無情的消失在這漫漫紅塵裏,最後將會幻化為一地冰冷的塵埃。然而,那些相遇的美好,那些快樂的時光,那些想念的心跳,那些清風裏的花香,那些流淌的旋律,統統裝幀成冊,珍藏在我的記憶裏,陪我,伴我,直到永遠……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曾經的相知相惜,曾經的不離不棄,隨著時間的流逝漸行漸遠。是刻骨銘心的真愛也好,是難捨難分的深愛也罷,終究成為了過去。因為我知道,花開花謝,陰晴圓缺,悲歡離合,誰也躲不過。可此生,我不求你深深牢記我一輩子,只願你,過得比我好;只願你,偶爾想起,你的世界我曾來過……撫去滿庭盎然,掠過花紅柳綠,閉著眼,再也不敢再看這滿眼旖旎的景色。抬起手,仰起頭,什麼也觸摸不到。默默的行走在大片的寂靜裏,想起初見的美好,彼此的相守,心靈的傾訴……看著留下的微笑,留下的溫馨,心中充滿深深的眷戀。但我沒有力量去喚回,因為這是我今生逃不開的情殤……思悠悠,念去去。孤獨的穿越紅塵間,將是我一世的傷,永遠的痛。一指流沙,一縷清秋夢,鎖於眉間,流轉於紅塵間隙,沉澱於指間柔軟溫情的文字當中。



絲絲傷痕

カテゴリー

再次點燃那根煙,不是鍾情與那半截煙草,有的是再一次徘徊於螢屏與鍵盤間,也是在這樣的夜晚,在這個時侯,喜歡獨自躊躇的呆著,很久沒有黃斑點這樣了,是很久了,恍惚中我似乎一味的忘卻了曾經像今夜的這種感覺和情懷,不是不願意,現在回想起來我寧可不需要淚滴滑落的像這樣的夜晚,我已經有些不喜歡了,回想起來,過去和曾經的是一種美好,可如今這樣的美好我已經奢求不起,有的只是痛苦,我並不是一個一味的說自己有多麼憂鬱和痛苦的人,我也有過自己的幸福和愉悅的時候,那個時刻我也同樣和你一樣只知道什麼是好,可以說是忘乎所以的樣子,從不會顧慮什麼,想不到的是還有這樣讓自己高興和舒暢的時候,是的,人都一樣,看不到傷疤忘記了痛,痛的時候就知道會留下絲絲傷痕,再次依然是再次。

遇到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心情,心情不好的時候也會遇到不該遇到的人,不是為了給誰說才這麼說,知道了什麼是世事難料是什麼情景,很久以來總想給你講一個故事,其實夢是可以成真的,知道你變了,夢裏的你也變了,那天起來其實我就對此耿耿於懷,在很想夢裏有你的時候,我臨睡前會刻意的去想,希望旅遊動態能夢到,可總是事與願違,再讓自己安靜下來不去想你的時候你卻悄然走來,這又是拿什麼可以去解釋的呢?

想起曾聽朋友說過的話,人倒楣的時候喝口涼水也會噎著,電視上的臺詞也有時這麼說,想想也的確是這個樣子,不幸的是我也榮幸的成為噎著的一個,那就只能自認倒楣了,不然還能怎麼樣呢。

其實不光是你讓我覺得開始陌生,就連我自己也同樣是,我不敢說我有多麼的有原則和有計劃性,但事先想好的事情我會不打任何折扣的去做,即便有什麼支叉,昨天我一連喝了三次酒,我知道我不會再收到你讓我別再喝酒的資訊。剛坐下的時候我就在心裏想就是來吃頓飯,胃也不舒服就不要喝酒了,可以少喝點,就當是當作水一樣,少許的酒精就可以釋放能量,就會不得已控制不住自己,當我最後一次要落坐在那把椅子上的時候,就突然間在心裏問了自己一句,這還是我嗎,那一刻我真的潛意識中覺得我已經不再是我了,我對從我身體中發出的聲音我已經有些覺得疏遠和陌生,總覺得那聲音不是我自己,可坐下了就什麼也不想了,隨意的一句男人和酒是有緣的,只知道這樣就不用想別的事情了。可是沃恩不是這樣的,在我的記憶當中我喝酒似乎從沒把自己喝的什麼也不知道,往往是喝酒後思想越是活躍,看著是深一腳淺一腳的但心裏還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應該想些什麼,當然這個時候你就是不請自來的一個,突然想起朋友說我多情的那一句話,你是否在我酒後的腦海裏也多情了一會,其實不是你多情,多情的依然是我自己,就像我也那麼多嘴一樣。



喜歡,相思蝶戀成曲

カテゴリー

風也翩翩,雨也姍姍,端坐在歲月的一隅,望著昨日的星辰,稀稀點點撒落在素月清秋,搖曳著冷冷的空寂,安然的清醒。

一本厚重的典集,被一根根紅細的繩線紐崔萊裝訂成一份深深的想念。“蝶戀”悲傷逆流成河,聆聽著,一曲哀怨的曲子揉碎了多少懂愛的心,煙水湄了無數的等待。就這樣在靜靜的夜裏,讓曲傷充斥整間屋子,坐在屏前獨自流淚,不知不覺中,我竟成了那飛舞的蝶兒,將情絲傾吐,化繭自腹。

無論是閬苑仙葩,還是美玉無暇,無論是舞蝶雙飛,還是大雁孤鳴。就算沒有遇見他,今生的驀然回首,燈火闌珊,也會重逢他。

人生際遇,百轉千回。我們且行且珍惜:每遇見一個過客,都是紐崔萊一種幸福,每一次回眸都是一場最美。緣來時,我們珍惜,緣走時,我們釋然。於流年的光影裏,盛世浮光,一場醒悟,愛我者,為我心憂,棄我者,為我何求?

喜歡,相思蝶戀成曲。在紫色的流年裏,用手寫我心,讓淡淡的寂寥,空虛冷。一世的惆悵,荒蕪化漠。寫下一篇篇相思的文字,祭奠我們的相念,寫在你手,疼在我心。短短的篇章,幾句潦草的詞句,刻畫了滿心的寂寞與憂抑。

我是一個不擅長表達感情的女子,也不會用一些精美的絮語堆砌成真情的文字。我只是一個在幽藍的夜裏明媚著,憂傷著,感歎著時光匆匆逝去的人。望穿秋水,執著的等待,一曲蝶戀,化成了誰?兩抔紐崔萊黃土又成就了誰?生死相依,奈何橋下的水又怎會難飲?

一舞不傾城傾國,只許傾君一人。硯墨畫沙,畫一場琉璃相思,渡一段翡翠年華。一起執念,越過千年,無怨無悔。蝶舞陸離,風花雪月,相思纏綿繹成曲。



請等這茬花榭。

カテゴリー

去了一個冬,又來一個春,秋天會遠嗎?

當柳樹長新芽時,你是否如癡一般的迷戀?當木棉花裝飾了整個城市時,你是否沉浸在姹紫嫣紅之中?當紫羅蘭化純淨為夢幻時,你是否有過向日葵纖體美容投訴如癡如醉的眼神?

當“無邊落木蕭蕭下”,你是否將那片落葉洗滌過夾在你最熟悉的一頁?當“落花流水以東往”,你是否從那流水中撿起那片花瓣聞它的清香?當“瑋璟殘花續麗橦”,你是否會從那一層泥土下拾起那片花瓣,吹盡上面的沙塵?

落花伴著流水,去了那不曾相識的邊州。

如果你聽到花開的聲音,你有沒有聽到過花落的聲音?尤是梧桐邊的落花,聲音憂傷難咽,淒清冷肅。可有誰言過,這是因何?

如果你聽到嬰兒啼哭的聲音,你有沒有聽到過呻吟的聲音?尤是落木邊的土層上,夾雜著維也納的素傷。可有誰言過,這是因何?

黃昏獨坐夕陽上,幽思又泄那縷輕傷。

單調的落花,其聲也有些彷徨迷茫,而世界聽慣了那廝肖邦的歡言,早就多年倦怠落花其聲,當清風徐徐吹過,才知手中的落花不知什麼時候被淚水緊吸在面容上,我無奈,更無言,只靜靜的、聽到落花一簇又一簇落下的聲音。

停滯了遠方的不瀉,用淡淡的茶花抑鬱。

夢中,仿佛獨白了春秋的季行,將遺忘的reenex膠原自生中心長風攏回,而落花不斷,其聲不斷、、、、、、

世界只獨花開好,卻不曾想過“化作春泥更護花”的鍾情,沒有落花,花還會開的那麼鮮妍動人嗎?落花美於鮮花,其聲幽怨於鮮花,現在,落花聲,聽過嗎?請等下一個秋,請等這茬花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