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絲傷痕

カテゴリー

再次點燃那根煙,不是鍾情與那半截煙草,有的是再一次徘徊於螢屏與鍵盤間,也是在這樣的夜晚,在這個時侯,喜歡獨自躊躇的呆著,很久沒有黃斑點這樣了,是很久了,恍惚中我似乎一味的忘卻了曾經像今夜的這種感覺和情懷,不是不願意,現在回想起來我寧可不需要淚滴滑落的像這樣的夜晚,我已經有些不喜歡了,回想起來,過去和曾經的是一種美好,可如今這樣的美好我已經奢求不起,有的只是痛苦,我並不是一個一味的說自己有多麼憂鬱和痛苦的人,我也有過自己的幸福和愉悅的時候,那個時刻我也同樣和你一樣只知道什麼是好,可以說是忘乎所以的樣子,從不會顧慮什麼,想不到的是還有這樣讓自己高興和舒暢的時候,是的,人都一樣,看不到傷疤忘記了痛,痛的時候就知道會留下絲絲傷痕,再次依然是再次。

遇到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心情,心情不好的時候也會遇到不該遇到的人,不是為了給誰說才這麼說,知道了什麼是世事難料是什麼情景,很久以來總想給你講一個故事,其實夢是可以成真的,知道你變了,夢裏的你也變了,那天起來其實我就對此耿耿於懷,在很想夢裏有你的時候,我臨睡前會刻意的去想,希望旅遊動態能夢到,可總是事與願違,再讓自己安靜下來不去想你的時候你卻悄然走來,這又是拿什麼可以去解釋的呢?

想起曾聽朋友說過的話,人倒楣的時候喝口涼水也會噎著,電視上的臺詞也有時這麼說,想想也的確是這個樣子,不幸的是我也榮幸的成為噎著的一個,那就只能自認倒楣了,不然還能怎麼樣呢。

其實不光是你讓我覺得開始陌生,就連我自己也同樣是,我不敢說我有多麼的有原則和有計劃性,但事先想好的事情我會不打任何折扣的去做,即便有什麼支叉,昨天我一連喝了三次酒,我知道我不會再收到你讓我別再喝酒的資訊。剛坐下的時候我就在心裏想就是來吃頓飯,胃也不舒服就不要喝酒了,可以少喝點,就當是當作水一樣,少許的酒精就可以釋放能量,就會不得已控制不住自己,當我最後一次要落坐在那把椅子上的時候,就突然間在心裏問了自己一句,這還是我嗎,那一刻我真的潛意識中覺得我已經不再是我了,我對從我身體中發出的聲音我已經有些覺得疏遠和陌生,總覺得那聲音不是我自己,可坐下了就什麼也不想了,隨意的一句男人和酒是有緣的,只知道這樣就不用想別的事情了。可是沃恩不是這樣的,在我的記憶當中我喝酒似乎從沒把自己喝的什麼也不知道,往往是喝酒後思想越是活躍,看著是深一腳淺一腳的但心裏還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應該想些什麼,當然這個時候你就是不請自來的一個,突然想起朋友說我多情的那一句話,你是否在我酒後的腦海裏也多情了一會,其實不是你多情,多情的依然是我自己,就像我也那麼多嘴一樣。